幸福宝小猪视频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另一种视觉的床上展示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

【 .】,精彩免费!

“哥,其实也不用害羞啦,的初吻早就给我了啊。”

“xiu—”

接着,一个簇白的枕头从病床那边以四十五度角向上,凌空划过一道线自然流畅的抛物线,朝着那张净是炫耀的妖精脸无比精准的砸过去了。

再接着,“哐当—”

一声巨响!

恨不得连带墙壁都跟着被摔上的房门一起震颤了,外面走廊还传来扯着嗓子的嗷嗷喊,

“哥不能恼羞成怒,当年可是强***吻的我,我现在不过是跟要一咪咪点的利息。

这才是红果果的真相啊,真相……”

……

病房里。

某群八卦***看热闹的人已经震惊得差点儿没从沙发上全摔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烨大……”玄煜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

“原来的初吻……”墨暖暖格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给非……非哥哥了?”玄之凰说话都不利索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夜黎也难以置信的瞳孔瞪大,“还是主动强吻?”

一众儿人又浑身一震,激动得差没拿着大喇叭扩音广播了。

我滴个乖乖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烨大竟然强/吻非小三?

这简直比火星撞地球还劲爆还疯狂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几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挨着脑袋扭过来。

玄煜,“烨大求答案!”

墨暖暖,“求详情!”

玄之凰,“求细节!”

……

病床上,玄烨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过,冷峻的脸颊更是一阵青红白紫之后又转到细红渐染,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已经溜跑了的某只。

缓和两秒钟。

玄烨略一抬眸,看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狗腿谄媚的兄妹们,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

在大家万分期待无限憧憬的眼神聚焦下,大神很面无表情的丢出来一句反问,

“们信吗?”

集体先是表情一愣,再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最后一起左右摆脑袋了。

烨大这么多年的深情都是默默的,一心一意的宠护着小非非,可哪怕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逾越过兄弟之间那条界限半步,要不然的话还至于一直拖到现在?差点儿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打死都不信的啊!

不过要说小非非强****吻烨大那才是百分之百真的,他们绝对毫无争议。

o(╯□╰)o……

……

玄烨下颚微点,语气漠漠,

“我也不信,所以没这回事。”

“可小三子也没必要跟我们扯谎吧。”玄煜又嘴巴飞快的接了话。

玄烨一记冷冰冰的眼风横扫过来了,大家在心里深切同情煜老二,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质疑亲哥,胆子熊的。

玄煜,“……”

呜呜呜,大哥,这是耍赖啊,耍赖!

玄烨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事外的低头看杂志,终于往前翻了新的一页,不过刚刚一直看的那一页纸的边角留下一道很明显用力捏皱过的折痕。

玄烨目光一顿,抿紧了嘴角。

他以前主动亲过那只撒娇包?

怎么可能,说的跟……真的一样。